• banner1
  • banner2
  • banner3
当前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中国内陆核电站选址基本确定 十三五期间有望开工

来源:http://www.ynjiurui.com 责任编辑:ag88.com 更新日期:2018-12-27 09:58

  据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报道,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副局长、国家原子能机构副主任王毅韧近日接受专访时表示,内陆核电站的选址基本确定,十三五期间有望开工建设。

  近期,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安全壳部最大辐射值达每小时650希沃特,人如果暴露在这种辐射中几十秒就会死亡,这再次引发民众的担忧。王毅韧解释说,实际上,这是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的后遗症,福岛核事故是一个极端自然灾害加人为处置不当叠加的结果,如果当时海啸、地震发生后,日本相关措施到位,今天这种局面是可以避免的。

  王毅韧:他就是处置不当,断电了反应堆还在不断地散发余热,你不冷却它肯定要堆型损坏。如果说应急处置得当的话,马上采取调应急柴油机过去恢复供电,另外它不就在海边吗,用海水冷却。但是他不敢用海水冷却,因为他想那个反应堆以后还要用。实际上反应堆已经运行四十年了,到了退役的时间了,他还舍不得退役。

  此外,我们的核电技术现在已经是第三代,安全性能有了更大的提升,一旦出现核事故它会封闭在厂区以内,封闭在反应堆以内,这也为核能的发展又上了一把安全锁。目前,内陆已经开展核电站前期工作的场址包括湖南的桃花江,湖北的咸宁,江西的彭泽等。王毅韧强调,现在世界上400多台核电站,大部分建在海啸、台风影响基本可以忽略的内地,少部分在沿海,核电站建在沿海符合安全要求,在内地也是一样的。

  王毅韧表示,随着内陆经济发展加速,内陆地区的能源需求也正在不断提升,同时,核电对环境的影响小于火电,因此内陆核电站的建设势在必行。

  有人担心,内陆建设核电站,需要用长江水去冷却。王毅韧回应,这个概念是错误的。虽然沿海核电站是通过海洋水来循环进行冷却,但是,在内陆地区用的却是水塔。

  王毅韧:你到电厂一看有个很大的水塔,它那个水是内部循环使用,它根本不是往长江排,也不会老从长江没完没了的去抽水。

  据媒体报道,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副局长、国家原子能机构副主任王毅韧近日接受专访时表示,内陆核电站的选址基本确定,“十三五”期间有望开工建设。与此同时,为进一步优化产能布局,构建合理核燃料保障供应体系,国家原子能机构正积极推进在核电相对集中的沿海地区建设核燃料产业园,打造“一站式”核燃料元件生产供应基地。记者注意到,我国目前的核电机组集中分布在东南沿海一带,但现有核燃料循环产能主要分布在西部,这就使得核电发展出现了两个思路:一方面,随着内陆能源需求不断提升,鉴于核电对环境的影响小于火电,内陆核电站的建设势在必行;另一方面,为解决核燃料运输不便等问题,国家也正在积极推进在沿海地区布局建设核燃料产业园。 王毅韧表示,目前,内陆已经开展核电站前期工作的场址包括湖南的桃花江,湖北的咸宁,江西的彭泽等。记者注意到,此前有媒体(澎湃新闻)统计,除上述3个内陆核电项目外,正在开展前期工作的内陆核电厂址达30余个。 不过,对于何时开始建设内陆核电站,社会各界争议不断,官方一直未有明确的答案。争议的焦点之一在于核安全。“核电厂的安全水平是客观存在,(对于内陆核电安全性的问题)我们的回答肯定是安全的。”环保部(国家核安全局)核电安全监管司司长汤博对记者表示,现在内陆核电发展的最大障碍是社会对其接受的问题。 我国尚无内陆核电站 从我国的核电站分布来看,主要在辽宁、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广西等沿海地区,至今没有在内陆建设核电站。而全球核电机组的数量和分布统计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球在运行的438台核电机组中,有一半都建设在内陆。美国、俄罗斯、加拿大3个疆域大国的内陆核电机组更多,比例分别达到了61.5%、58.1%和85.7%;面积较小的核电国家法国和德国的内陆机组,也都占到了七成以上。 记者了解到,我国之所以首先选择发展沿海核电站,一方面是由于东部沿海经济发展早,对用电量需求大;另一方面是核电反应堆发电过程中需要大量冷却水来带走过多的热量,沿海地区取水便利。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我国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到2020年在运及在建核电机组装机容量将达到8800万千瓦。对此,安信证券一份研报曾指出,比照目前5800万千瓦的装机容量,还有3000万千瓦的缺口,预计未来5年平均每年新开工机组6~8个。 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记者表示,“中国核电未来发展到一定规模的时候,沿海没有足够的地方,内陆核电的发展肯定难以避免。” 王毅韧也表示,随着内陆经济发展加速,内陆地区的能源需求也在不断提升。同时,核电对环境的影响小于火电,因此内陆核电站的建设势在必行。 有项目已论证准备9年 实际上,我国已有地方在布局内陆核电上开展了前期工作。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正在开展前期工作的内陆核电厂址或达30余个,主要分布在湖北、湖南、江西、河南、安徽、浙江等地。其中,湖南桃花江、湖北咸宁和江西彭泽这三大核电项目,一直被认为有望成为首批内陆核电站。 不过,内陆核电项目建设一直未曾正式启动。去年国家能源局发布的《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中,对于内陆核电的表述也仍然停留在“深入开展内陆核电研究论证和前期准备工作”。 记者注意到,以湖南桃花江、湖北咸宁和江西彭泽三大内陆核电项目为例,若从2008年2月国家发改委批准其开展前期准备工作算起,已经过去了9年。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由于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中国核电站的建设更加趋于谨慎,内陆核电站的建设也暂时搁置。比如,国务院在“十二五”规划中明确规定,“十二五”期间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 不过,在林伯强看来,前期我国已经就内陆核电建设进行了大量的科研工作,已具备建设内陆核电站的技术能力。作为清洁能源,中国经济的低碳发展需要核电。此外,去年6月,东吴证券发布研报预判,内陆核电(项目)有望在“十三五”的最后几年(2018~ 2020年)尝试性开启。 参与上述研报撰写的东吴证券分析师周尔双对记者表示,沿海的核电站是通过海水的循环冷却来冷却发电机组,而内陆核电站是通过冷却塔,冷却方式存在不同。王毅韧也曾介绍说,从核电站的技术本身来讲,并没有沿海和内陆之分,都是一样的,唯一的不同就是冷却方式不一样。 汤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核安全局是依据相应的法规、标准来对核电站的选址进行审查,一般来说满足法规、标准要求,这个厂址就是可接受的。 难点在社会接受问题 2011年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之后,核电安全顿时成了公众心中最为敏感的问题。近期,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安全壳部最大辐射值达每小时650希沃特,人体如果暴露在这种辐射中几十秒就会死亡,这再次引发民众的担忧。 对此,王毅韧表示,福岛核事故是一个极端自然灾害加人为处置不当叠加的结果,如果当时海啸、地震发生后,日本相关措施到位,今天这种局面是可以避免的。我国的核电技术现在已经是第三代,安全性能有了更大的提升,一旦出现核事故它会封闭在厂区以内,封闭在反应堆以内,这也为核能的发展又上了一把安全锁。 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10月,国家核安全局通报了16起核电运行事件,此事一度引起社会关注。不过,国家核安全局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核安全局接到的事件报告大部分是0级事件,无放射性后果,公众不必为此过分担忧。” 对于内陆核电建设为何在中国迟迟未能突破的问题,汤博表示,我国的核安全标准都是参照国际标准编制的,但有人认为中国的内陆情况和国外的内陆情况不可以简单类比。中国的内陆条件与国际相比是不是有特殊问题,仍需深入研究。 汤博表示:“很多人认为,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传媒产业概念应,我们的内陆核电和国外的内陆核电并没有特殊的安全问题,但站在其他的角度,比如我们的内陆核电选址在长江干支流上,有些人提出来,长江流域对中国(整个国家)的影响跟国外很多内陆河流(对其国家的影响)肯定是不一样的。我们长江流域不论是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所体现的重要性与国外很多内陆河流的重要性也不一样。能不能简单照搬国外的标准,这种争论永远会是有的。” 对此,王毅韧表示,担心在内陆建设核电站,需要用长江水去冷却的概念是错误的。虽然沿海核电站是通过海洋水来循环冷却,但在内陆地区用的却是水塔。“你到电厂一看有个很大的水塔,它那个水是内部循环使用,它根本不是往长江排,也不会老从长江没完没了地去抽水。”王毅韧指出。 汤博则指出,现在内陆核电发展的最大障碍是社会对其接受的问题。[详细]2017-02-14 11:00:49.0

  今年春节假期刚过,近日,一则河南4市将建核电站的消息引发外界关注,该消息来源于河南省人民政府官网披露的《河南省“十三五”能源发展规划》。规划中提到“积极推进南阳、信阳、洛阳、平顶山等核电项目前期工作”,这被外界解读为河南将建4个核电站。 对于内陆核电,去年11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在发布的《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中表示,“深入开展内陆核电研究论证和前期准备工作,认真做好核电厂址资源保护工作。”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此前也曾表示,内陆核电目前并没有时间表这一说法。多位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政策规划文件和主管部门的态度来看,内陆核电在“十三五”期间几乎不太可能开工。 规划强调“公众沟通” 河南省的“十三五”能源规划中提到,稳步推进核电项目前期工作,做好南阳、信阳等核电项目厂址保护工作,争取继续列入国家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待国家启动内陆核电项目规划建设后,积极推进南阳、信阳、洛阳、平顶山等核电项目前期工作,加强核电项目公众宣传,为核电项目规划建设营造良好氛围。 上述有关核电的表述在河南“十二五”能源规划中也曾出现。相比之下,“十二五”规划对核电的表述更为积极,其中提到“密切跟踪国家内陆核电开发政策,积极争取建设条件较好的核电项目纳入国家规划并做好核电厂址保护工作,力争南阳核电项目列入国家第一批开工的内陆核电项目并尽早开工建设,积极推进南阳天池等与核电项目配套的抽水蓄能电站规划建设。” 从上述表述来看,“十三五”规划少了“加快推进”、“力争早日开工”等积极字眼,而是强调要加强公众宣传,为核电项目规划营造良好氛围。 一位核电站工作的人士告诉记者,内陆核电每一年总会掀起一波又一波的讨论,也让主管部门意识到沟通的重要性,内陆核电环境安全风险确实被严重夸大,现阶段而言,对于内陆核电来说,公众的接受程度是重中之重。 2月4日,河南洛阳市发改委作出公开回应称,为促进经济发展和清洁能源利用,洛阳市于2008年谋划了核电项目,后因安全等因素未能实质性开展前期工作,至今也未列入国家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更谈不上建设。待国家确定内陆核电项目建设规划后,洛阳市将在充分考虑安全环保、技术经济以及群众意愿等诸多因素的基础上,研究确定是否开展核电项目前期论证工作。 内陆核电并未“松口” 此前曾有媒体做过统计,目前正在开展前期工作的内陆核电厂址达30余个,其中,湖南桃花江、湖北咸宁和江西彭泽被称为内陆三大核电项目,它们的进展也被视作内陆核电项目的风向标。 在多位核电行业人士看来,河南推进核电项目建设并不稀奇,但现在谈项目落地为时尚远,目前国内没有启动任何内陆核电项目,桃花江核电项目尚处于调研考证状态。“在桃花江、彭泽、咸宁这三大内陆核电站动工之前,河南项目不会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据湖南卫视新闻联播报道,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的湖南代表团部分代表联名向大会递交《关于十三五初启动内陆核电建设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呼吁2016年内启动湖南桃花江核电站建设。这也是湖南代表团第4次向大会提交内地核电建设的建议。从2013年开始,出席全国两会的湖南人大代表团就提出了重启内陆核电计划。不过,在有关部委发布的一系列规划文件中对内陆核电的表述仍维持“开展前期工作、加强厂址保护”等表述,内陆核电依旧未“松口”。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河南推进核电项目的消息在被部分媒体转载时被表述为“有望在2017年投产”。前述核电站人士就表示,业内都知道核电站的建设周期一般是5年左右,一个核电项目重启不到1年便投产实为无稽之谈。[详细]2017-02-08 09:12:06.0

  今年以来,国内尚未有新的陆上核电项目获得批准,中国广核集团(下称中广核)在海上的核电站率先启动建设。11月4日,中广核与东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方电气)签署《“中广核ACPR50S实验堆平台项目”压力容器采购协议》。中广核称,这意味着其海上小型堆ACPR50S建设正式启动,中国海上核电站建设进入新时代。ACPR50S是中广核自主研发、自主设计的海上小型堆技术,单堆热功率为20万千瓦,相当于沿海百万千瓦核电大机组的1/5。中广核介绍称,该技术是以成熟的大型陆上商用压水堆核电站为参考,基于成熟的核电装备技术、海洋设施技术开发的分布式海洋综合能源系统,能够满足最高核安全要求和海洋用户需求。海上小型堆,是相对于陆上百万核电大机组而言。因其多把核反应堆放置在船舶上,又被称为海上浮动核电站。海上核电站的功率较小,多为模块化设计、建设,具有高安全性、小身型、灵活性等特点。发电只是其众多用途中之一,还可进行工业供热供汽、城市供暖、海上油气田开采、海水淡化和海洋开发等。与海上常规能源相比较,具有很强的竞争力。2015年12月,国家发改委批复同意中广核ACPR50S实验堆建设,并同意将ACPR50S海洋核动力平台纳入能源科技创新“十三五”规划。按照中广核原计划,预计2017年启动ACPR50S小型堆示范项目建设,2020年将建成发电。该示范项目建设提前,中广核已完成实验堆关键部件反应堆压力容器的招标工作。业内通常以浇灌第一注混凝土(下称FCD)作为陆上核电站的开工标志。但海上核电站的建造则不同,其建造过程主要是船体平台的建造、设备的安装等,没有陆上核电站的土建环节。中广核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小型堆总设计师芮旻解释称,船体平台的建造周期较短,对海上浮动核电站建造工期影响最大的是反应堆主设备的制造周期,其中制造周期最长的是反应堆压力容器。因此,ACPR50S的反应堆压力容器签订采购协议,表明ACPR50S已经正式进入工程阶段,标志着ACPR50S建造的正式开工。除了中广核,国内的多家核电公司也在布局这一新兴市场。海通证券的研报显示,就应用领域来看,仅就海上石油钻探所用核动力平台市场规模,即超过1000亿元,其他领域空间则更大。根据测算,预计单座海上核电站平台的投资额约20亿-30亿元。1月15日,中国核工业集团(下称中核集团)宣布,其旗下的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联合国内船体平台研发、设计和制造单位,已完成针对中国海域的浮动核电站初步设计和关键技术攻关工作,计划2016年底启动示范堆建设,2019年建成运行。中核集团完全自主研发、自主设计的小型海上反应堆型号被称为ACP100S。国家发改委已正式复函,同意中核集团申报的海上浮动核电站ACP100S纳入能源创新“十三五”规划。据中核介绍,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基于50多年的海上小堆研发经验,开发了包括ACP10S、ACP25S、ACP100S等三种不同功率规模的浮动式反应堆,并可在此基础上进行单双堆组合,实现不同功率规模的浮动式核电站型号。在海上核电站的研究和开发上,除了中国,美国、俄罗斯、韩国、法国等国家也在开展。2009年,俄罗斯开工建设了世界上首座海上核动力平台“罗蒙诺索夫号KLT-40S”号。最新消息显示,“罗蒙诺索夫号KLT-40S”号主体部分基本完成,预计最快将于2017年投入使用,提供的电力足够供给20万人口的城市使用。[详细]2016-12-06 09:50:22.0

  10月16日,记者从中核集团获悉,当天,“一带一路”上中核集团出口的第三座核电站----恰希玛核电3[详细]2016-10-17 10:11:39.0

  英媒称,在威尔士偏远的西北角,一些农场乃至其所在的山坡将很快被Horizon公司(日本人所有)夷平,修建一座核电站。不仅在这里,英国还计划在全国各地修建一系列核电站。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8月22日报道,位于安格尔西岛上的威尔法是这些核电站的指定选址之一,这些核电站可能耗资高达1000亿英镑(约合8550亿人民币),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它们将取代英国日益老化的燃煤电站。尽管将有数十亿英镑投入英国的核能领域,可能只有一部分钱会留在英国。在计划修建的6座核电站中,没有一座是由英国公司所有的。报道称,英国雄心勃勃的计划为来自法国、中国、美国和日本的核能集团提供了一个大好机会,而除英国以外的全球市场形势严峻。在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包括日本和德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削减或取消了它们的核能计划。如此大规模的国内计划缺乏英国公司的参与,这招致了批评。批评人士表示,该项目与另一个例子相似,表明英国往往放任外国企业和政府从英国最敏感(也最有利可图)的基础设施项目中获利。一些英国政府内部人士似乎也持有同样的看法。当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出人意料地推迟放行180亿英镑(约合1540亿人民币)的英格兰西南部欣克利角核电站计划时,支持者们表示,其原因是英国对国有的法国电力以及两家中国国有企业的参与有顾虑。一些英国官员认为该核电站事关国家安全,他们警告称,这或许会“让中国政府拥有切断英国很大一部分电力供应的能力”。英国无力自建核电站在威尔法,初始土方作业中使用的吊车上的日立品牌标识,表明日立在工程的每个阶段都多么不可或缺(日立是Horizon的东家)。整个核电站都将在日本的日立市建造,然后一块块运到威尔士北部。在英国北部坎布里亚郡的穆尔赛德,一家名为NuGen的公司正在通往塞拉菲尔德核电站的道路附近开发另一座核电站。NuGen是日本东芝与法国公用事业单位Engie共同组建的一家合资企业,Engie最大股东是法国政府。该核反应堆由美国工业企业西屋电气设计,东芝持有西屋电气多数股权。报道称,如果梅担心中国有能力关闭欣克利角核电站,她可能更担心法国电力、中国广核集团以及中国核工业集团组成的财团在英格兰东部的计划。该财团将在萨福克郡的赛兹韦尔开发一座新的核电站,之后两家中国企业还希望设计和建造位于埃塞克斯郡布拉德韦尔的那座核电站。海南证监局走进新三板 助力中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然而,英国别无选择,只能把新的核电站外包给别的国家建造——英国舆论几十年来反对新建核电站,其本国的技能储备已枯竭。报道称,政治人士试图把这变成件好事,称此事展现了英国对外部投资多么开放。英国核工业协会主席约翰·赫顿表示:“政府决定不去选择技术。我们的立场是任何具备可行技术的企业都能申请许可。”各国争抢英国核电大单 报道称,在经历过福岛事件后的今天,英国推进核电站建设的意愿,为法国电力、日立和东芝等公司的工程师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工作机会。而各国际开发商在英国承接工程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英国核能管理办公室被视为全球同类机构中最严格的之一。所有核电站设计都必须得到该办公室的批准。法国电力的中国合作伙伴在英国投资的主要动机之一就是,当他们在国际上推广自己的“华龙一号”设计时,他们将被视为质量过硬。Horizon和NuGen面临的主要障碍是,他们必须让全球投资者相信他们的构想。两家开发商都表示,他们将以低于180亿英镑(修建欣克利角核电站的花费)的造价建成自己的核电站,但是他们都不肯透露具体低多少。对于投资者来说,风险和回报都很显著。修建核电站意味着要花费数十亿英镑,在核电站投入运营前不会获得回报。但是,如果项目成功投入运营,企业将得到由政府担保的长期丰厚回报。英国同意为欣克利角核电站生产的每单位电力向法国电力支付92.50英镑(约合791元人民币),比目前的批发价高一倍多。报道称,很多影响着英国对外投资态度的人士认为,上述事态都表明英国建设基础设施的方式是健康的。前外交大臣马尔科姆·里夫金德爵士曾就让中国企业帮助修建欣克利角核电站带来的安全影响发出过警告。但是他支持该核电站项目所遵从的整体战略:“我怀疑,限制允许参与这类项目的企业或国家的数量,可能会让你无法用最少的钱办最多的事。英国人从来都不这么做事。”[详细]2016-08-30 18:27:32.0

  中联重科:“全球第一吊”QAY2000落户宁夏巨..2019年高铁拟开工16个项目 总投资5681亿强势霸屏,新一代CAT?(卡特)336挖掘机到底..

  2018年初计划完成了吗?上汽红岩这次牛大了2019年高铁拟开工16个项目 总投资5681亿2018上海宝马展盛大开幕 中联重科首日斩获超2..

Copyright © 2013 ag88.com,环亚国际,环亚娱乐ag国际厅,环亚国际ag886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